莱特Leiter

这世上的事并非皆能如你所愿.

就记个梗

《谎》(脑洞向.没详细写.)



“我曾在他的眼眸中看到倒映出的我的身影.惊慌失措.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兽.我尖叫着推开他.妄图用指甲划伤他.至少要对他造成伤害.我并没有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悲凉.我想.如果我能早一些料到事情的真相.最后的结局也许会大不相同.”


1.
本丸的审神者被囚禁了.
审神者在一日清晨幽幽转醒.继而发觉自己的手脚都被沉重的锁链牵制.稍稍移动便发出铁链摩擦的刺耳响声.
审神者所处之地并非自己的本丸.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场所.看上去很寒酸.像是穷途末路随手占领的一间破旧的老房子.
被锁链牵制的审神者无法靠近房间的大门.更无法了解现在的状况.连自己身处何地都不清楚.
记忆停留在和本丸的刀剑们其乐融融地聚在一起夜谈.近侍次郎太刀吵嚷着要给自己斟酒.鹤丸国永一如既往地想要用小伎俩恐吓自己.数珠丸恒次则是摊开佛经轻声诵读仿佛隔离一切喧嚣...
审神者晃了晃自己的头.无法搜寻到有关于来到这个陌生之地的任何信息.
这种迷茫一直持续到大门被推开的那一刻.


2.
逆光而来的不是陌生人.正是审神者的近侍.次郎太刀.审神者在一瞬间脸上充满了希望.她把次郎太刀当成了救兵.
“次郎!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快帮我斩断这碍事的铁链.我们一起离开.”审神者急切地望着自己的近侍.却发现次郎太刀一动不动.
审神者疑惑无比.
“嘛~主上您还是忍耐一下吧.人家是不会为您斩断的.”次郎太刀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那张妆容精致的脸上是审神者曾经最喜欢的神情.可现在对于审神者来说却是厌恶至极.
审神者愤怒地晃动着铁链以示反抗.她从次郎太刀的话语中可知一二.
“次郎太刀!你居然敢反抗主命!”
次郎太刀缓缓坐在审神者的不远处.从角落勾出酒壶笑眯眯地斟上两碗酒.头上的花饰随着动作发出悦耳的响声.
次郎太刀仍旧是装作没有感受到审神者的愤怒一般.将其中一碗酒推向审神者.
“比起那些.主上还是来陪人家喝酒吧~”


3.
地上是被打翻碎成瓷片的酒碗.审神者摇晃着铁链怒视次郎太刀.大太刀却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举起自己的酒碗一饮而尽.
审神者挣扎着踢动地上的碎片想要引起次郎太刀的注意.可这却是无用功.饮过酒的次郎太刀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根本不会去听审神者在说什么.
审神者咬紧牙关.停止了耗费体力的挣扎.她深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次郎.”
审神者的语气是柔和的.
听到审神者的呼唤次郎太刀微微抬起眼眸.金色的眸子注视着审神者.虽说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可次郎太刀的美是惊艳的.让审神者产生了一两秒的呆愣.
“主上是在叫人家吗.”
次郎太刀的声音将审神者拉回现实.手腕和脚腕的冰凉更是提醒着她现在的处境.
“你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被囚禁起来吗?”


4.
第一时间没能得到回应.审神者心生疑惑.
“主上居然关心这种事情呢.”次郎太刀伸了个懒腰慵懒地回应着审神者.“当然是因为———主上您让人家感到不满了啊.”
次郎太刀缓缓起身.一步一步靠近审神者.审神者能看出他金色双眸中倒映出自己的样子.
一双修长的手覆上了审神者的面颊.面前是次郎太刀放大了数倍的脸.
“人家才不想和别人分享主上.”次郎太刀的手指摩挲着审神者柔软的唇瓣.引来审神者一阵战栗.
似乎是很满意审神者的反应.次郎太刀附身在审神者的唇上烙下一吻.那个吻有些用力过度.审神者感到了剧烈的疼痛.
审神者条件反射地推开了次郎太刀.并在手上加上些力度想要对大太刀造成伤害.可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次郎太刀只是舔了舔嘴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两眼充满笑意.
“主上真是不乖———”


5.
自从那天开始.审神者便一直被囚禁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每到进餐时间次郎太刀总是会端来足以果腹的食物.如果审神者拒绝进食的话次郎太刀会以吻将食物渡入审神者口中.
审神者不止一次想要与次郎太刀交流说服他放了自己.无济于事.
审神者偶尔会发现次郎太刀严重一闪而过的悲凉.本以为次郎太刀囚禁自己便已满足的审神者感到迷惑.却在漫长的囚禁中慢慢淡忘了.
次郎太刀不会伤害她.甚至可以说什么都可以给她.除了自由.
审神者在永无天日的囚禁中慢慢滋生了仇恨的意识.从最初的想要谈判到最后的歇斯底里次郎太刀都看在眼里.
却是并不在意一般斟酒自说自话.无非都是关于审神者的某些事情.
这本该是一副和谐的景象.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呢.


6.
炸弹的引爆必不可缺的便是导火索.
而在本就剑拔弩张的关系中.一句话便可以成为冲突爆发的导火索.
而次郎太刀便引爆了和审神者中间的炸弹.
起因是一次普普通通的交流.唯一不普通的大概便是次郎太刀说漏嘴得那句话.
那日次郎太刀似是饮酒过度.谈起了囚禁审神者之前的经历.
“当初本丸破坏.人家可是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主上...”说到一半似是意识到不妥之处.次郎太刀硬生生的闭上了嘴.
可审神者却听的真真切切.
“你说什么?”审神者的声音颤抖着.一字一句地询问着次郎太刀.
次郎太刀没有答话.金色的眸子闪躲着审神者的视线.
审神者与次郎太刀中间的最后一根弦也被切断了.发出断裂的声音.宣示着二人最后一丝感情的结束.


7.
次郎太刀折断了其他刀剑并将自己囚禁起来.这便是审神者最后交到自己的“真相”虽说并不确定真实性可这却是最贴合现实的答案.
审神者拒绝了次郎太刀的一切食物供给.绝食以及彻夜不眠很快击垮了审神者的身体.
“主上您至少要进食.否则无法维持您的生命.”每当次郎太刀端来食物的时候总是会这样说道.可审神者就像聋子一般将身体转向角落拒绝次郎太刀的一切供给.
他们中间彻底隔了一堵墙.无法逾越的墙.
次郎太刀只能将食物放在审神者身旁.可食物总是原封不动地放置在原地.如果想要强迫进食.审神者会以咬断舌头作为威胁.
审神者是个人类.
如果一直不进行食物补给.
审神者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8.
审神者惊奇的发现身上的锁链被次郎太刀解开了.不过前提要求便是审神者不得踏出房间一步.
次郎太刀平日会自行监督审神者的一日行动.将审神者挡在屋中不得靠近房门.
行动的效果则是审神者愿意进食维持生命.可是时日久了.审神者愈加渴望逃脱这个牢笼.
次郎太刀平日不会离开审神者半步.甚至连审神者入睡之时都会监视着审神者.
“您不可以离开这里.”
次郎太刀的话语带有着不容拒绝的威慑.虽说平日里他总是一副笑眯眯的醉酒者的样子.可牵扯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次郎太刀却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审神者记起曾有一个同样身为审神者的朋友提起过这种情况.
【暗堕】


9.
次郎太刀现在偶尔会出门.可在出门之前一定会用锁链将审神者强制留在房间内.
审神者的抗议当然不起任何作用.
次郎太刀回来的时候身上总是带有或深或浅的伤口.更严重的时候身上的伤口深可见骨.审神者自是疑惑.次郎太刀却是闭口不言.
每当审神者为次郎太刀修复伤口的时候.她总是能感受到次郎太刀的视线.一次审神者抬起头正好对上次郎太刀金色的双眸.
是怎样的情感.审神者也不能准确的说出.
很复杂.
在对上审神者眼睛的时候次郎太刀便会移开视线.似是在逃避着什么.
“次郎太刀.你是不是在隐瞒我什么.”
审神者拽住次郎太刀的衣袖.双眼注视着近侍的双眼.
次郎太刀只是愣了一下便恢复了笑眯眯的样子.
“比起这些.您倒不如和次郎一起饮酒~”
审神者知道次郎太刀隐瞒了什么.可她也无法从他口中得知什么.只得作罢.


10.
审神者记得原先的次郎太刀并不是这样.
审神者的本丸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无论是身型强壮大太刀还是孩童模样的短刀都可以融洽的相处.
阳光照耀在刀剑男士们柔软的发顶上折射出各式各样的光芒.
审神者很珍视自己的刀剑.
而其中最得审神者宠爱的便是近侍次郎太刀.审神者还记得自己最初召唤出次郎太刀时兴奋的心情.
自己欢呼着冲向大太刀并与之撞了个满怀的情景让本丸的刀剑们善意嘲笑了许久.
当次郎太刀想要将审神者从怀抱中拉出来的时候审神者却还是紧紧抱着他的腰.一副小孩子最喜爱的糖果要被家长收走恋恋不舍的样子.
次郎太刀无奈的笑着.揉了揉审神者的头.
“真是的~配合人家一下啦.我是美人次郎哦~嘛,总之今后请多关照咯~”
这便是审神者与近侍初次见面的场景.


11.
次郎太刀与审神者平日的相处也是十分愉快的.
审神者的身高仅仅到次郎太刀的胸口.对于次郎太刀来说是个娇小的存在.正因如此.次郎太刀会将审神者抱在肩上四处走动.
审神者如果要求的话次郎太刀有求必应.即使是看上去比较过分的要求.
审神者是喜欢着次郎太刀的.
“最喜欢次郎了!”审神者总是大声尖叫着扑进次郎太刀的怀抱中.而次郎太刀也不恼.接住审神者后总是揉了揉她的长发哈哈大笑.有些时候会笑眯眯的拉上审神者一起饮酒.
当然.押切长谷部在注意到这件事的时候总是会责备次郎太刀会将审神者带偏为一个酒鬼.
审神者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如果这是次郎的希望.那我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无所谓的.”
当真是年少气盛的宣言.
次郎太刀咽下最后一口酒这样想到.
不过倒也不错.


12.
在审神者的记忆中.次郎太刀豪爽却不失温柔.可现在的次郎太刀颠覆了她所有的印象.原先的温存一笔勾销.
现在的次郎太刀虽说也会对审神者有求必应.可是审神者现在想要的只有自由.
对于索求者来说.他们最想要的便是最好的.如果在某一时期给予者并没有给予索求者所需要的.那么...
“次郎太刀你放我出去!”长时间无法见到阳光和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审神者越来越暴躁.她拽住次郎太刀的袖口大声说着.
次郎太刀依旧是那副醉醺醺的样子.对审神者的抱怨充耳不闻.即使审神者的指甲在他身上留下红色的抓痕也无妨.
“次郎太刀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审神者抓住次郎太刀的肩膀质问道.通红的双眼透露着主人的疲惫.
空气安静的只剩下二人的呼吸声.
次郎太刀举起酒碗一饮而尽.金色的眸子低垂着躲开了审神者的目光.
“主上真是对人家不温柔呢~”


13.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见到负伤归来的次郎太刀.审神者索性拒绝为他疗伤.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这次次郎太刀靠近审神者想要为她解开锁链的时候审神者用力挣扎着挣开锁链一头撞向次郎太刀的胸口.
审神者的力量所剩无几.可似乎是次郎太刀受伤的缘故踉跄了几步才能站稳.
抓住空隙.审神者抽出了次郎太刀腰间的本体.大太刀出鞘.少女瘦弱的手臂勉勉强强可以举起沉重的刀刃.
审神者还是拥有一部分灵力的.即使跟最初比要削弱了一部分.
审神者拖着大太刀慢慢向大门移动.手心开始慢慢驱动灵力.灵力慢慢传送到刀刃上.碎裂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空气中.
大太刀上已经开始出现裂痕.
本体遭到破坏的付丧神由于剧烈的疼痛瑟缩了一下.审神者抓住这个空隙奔向大门.
门缝中隐隐约约的阳光似乎是在宣示着自由的来临.
审神者面带笑容.


14.
下一秒审神者的笑容便凝固在脸上.
阳光下是浓浓的瘴气.房屋外无处不见时间溯行军.敌刀附带着杀气徘徊着搜寻着猎物.
审神者惊讶到发不出声音.
敌刀很快发现了审神者的存在.敌方短刀迅速向审神者袭来.审神者终于回过神来.可却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任何武器.
眼看敌方短刀闪着冰冷的光芒直逼审神者的喉咙.在审神者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不经意间呼唤出熟悉的名字.
“次郎!”
刀剑碰撞的刺耳声让审神者睁开了双眼.身前是熟悉的身影.次郎太刀举起大太刀挡住了短刀的攻击并迅速将敌刀斩为两半.
“主上.人家不是说过您不能踏出房间一步的吗.”次郎太刀拨开额前的碎发无奈地说道.紧了紧手中的大太刀.
“这样出来人家可是很难保护您周全的~”


15.
耳边充斥着刀剑碰撞的声响.审神者捂住耳朵瑟缩着.
在次郎太刀第无数次斩断敌刀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大太刀上的裂痕更深了一些.看上去只要再受到严重的伤害便会碎掉.
“啊啊…搞得人家酒都醒了…”次郎太刀不满的抱怨道.挥舞着大太刀斩断来袭的敌刀.
审神者望着这样的画面.脑海中一片空白.缓慢地.微弱的疼痛开始侵袭大脑.审神者捂住头部慢慢蹲了下去.
似乎是感觉到少女的不对劲.次郎太刀转过身.审神者痛苦的模样映入眼帘.次郎太刀慌乱地想要扶起审神者.
刀剑划破空气的声音在次郎太刀身后响起.审神者感到被泼上了某种不明液体.
少女抹了一把脸才发现那种不明液体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是血.


16.
审神者颤抖着抬起头.次郎太刀的腹部被敌刀穿透.血液顺着刀刃滑落.血腥味慢慢浓郁起来.
似乎是感觉到少女的颤抖.次郎太刀伸出手揉了揉审神者的发顶.他直起身来拔出腹部的刀刃.迅速回身斩断了敌刀.
审神者注意到大太刀上的裂痕密密麻麻.甚至已经有破碎的前景.
审神者向次郎太刀伸出手去想要拉住他的衣袖.却被头部剧烈的疼痛限制了行动.
她仿佛是经历过这种场景的.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敌军的包围.刀剑挥舞的场景.
鲜血.
破碎的刀刃.
付丧神的死亡.
审神者的眼前一片黑暗.


17.
“主上您快些从这里逃走!”
“主上快一点!”
“主上小心!”
啊.没错.审神者是经历过一次这样的情景的.
付丧神们慌乱的脚步.
刀剑与刀剑的碰撞声.
刀剑破碎的声音.
短刀们惊慌的声音.
以及在一片混乱中次郎太刀让人安心的声音.
“主上莫要慌张.人家会保护好主上的.”
正是因为审神者一次赌气导致灵力的波动.时间溯行军抓住空隙侵袭了本丸.
当审神者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为时已晚.
审神者没有时间重新建立结界阻挡敌军的进攻.
本丸的付丧神们在那一次未能击败源源不断的敌军.
唯一存活下来的便是拼死将她带出来的近侍和审神者本人.
本丸其余刀剑.全部破坏.


18.
审神者眼前恢复清明的时候早已泪流满面.泪水混杂着鲜血滑落脸庞.眼前的次郎太刀依旧在奋力杀敌.
面前是根本无法杀光的劲敌.次郎太刀已经气喘吁吁.握着刀的手都在颤抖.
次郎太刀感到一双手覆上了自己握刀的手.低下头才发现是泪流满面的审神者.
审神者似乎是在低声说着什么.次郎太刀听不真切.面前的敌刀也无法让他过多分神.次郎太刀轻轻拨开审神者的手.将审神者拉到背后.
“主上莫要惊慌.人家会保护好主上的.”
熟悉的话语让审神者再次落下泪来.泪水模糊了视线.耳边只能听到刀剑碰撞的声音.连绵不断.


19.
次郎太刀周身已经染遍血色.浓烈的血腥味刺激着审神者的感官.
次郎太刀在再次斩断敌刀的时候将审神者迅速推进屋内.并转过身挡在敌军面前.
“次郎你做什么!”
审神者慌乱地拍打着门板.却只能听到门外刀剑碰撞的声音.
“次郎你把门打开!”
审神者用力拍打着.直到自己的手被震得通红刺痛.门外却依旧没有回应.
过了许久.门外变得安静.连呼吸声都消失了.审神者尝试推动门板.这次却可以轻易推开.
门外到处是刀剑的碎片.不远处是次郎太刀的身影.
他以本体大太刀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半跪在地上.大太刀上遍布着裂痕.刀尖已经破碎.
“次郎...?”
审神者试探着呼唤近侍的名字.
面前的次郎太刀回过头.看到是审神者.脸上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
“人家干的还不错吧.主上.”
话音刚落.付丧神的身影便逐渐淡化.直至消失在审神者的面前.只留一地碎裂的铁块.


20.
“啊!”
审神者满头冷汗地从梦中惊醒.审神者晃了晃头部让自己清醒一些.
似乎是做了什么噩梦.记忆深处仅有一些零散的回忆.可审神者确信那些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东西.所以也便不再多虑.
伸出手想要抹掉额头上的冷汗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已被人用锁链铐牢.做出大幅度的行动便会被牵制.
周建的坏境陌生无比.审神者开始惊慌地挣扎着.直到大门被推开.
“阿拉~主上醒来了啊~人家准备了酒.主上要来一些吗?”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