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Leiter

这世上的事并非皆能如你所愿.

无题
*cp:妖狐&你
*走向:乙女向非纯爱
(零)
何为爱情.
如何爱人.
这是妖狐到最后也没能明白的事情.
(一)
喜欢着一切美丽的事物.美丽的事物应该永远保存下来.
不能让任何外界因素有损美丽的事物.
这大概是妖狐的人生宣言.每次看到庭院里的妖狐带回一个又一个标本的时候.你这样想到.
有些时候是一些普通的花草.有些时候是美丽的少女.妖狐带回来的标本总是刷新着你的世界观.
“阿妈...您为什么不阻止妖狐先生呢...”
“他这样迟早一天会被那些专业灭除邪恶妖怪的阴阳师消灭的.”
庭院中的式神叽叽喳喳地对你说着最现实的问题.
妖狐的行为违背正义.
大抵不过围绕着此种话题.即使不是直白地提出.也是旁敲侧击地提醒着你.
为什么纵容着他呢.
为什么选择对他的作为选择无视呢.
也许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惰性所致.
你这么想着.
(二)
春天总是生机盎然的季节.正因如此.你喜欢春季.
你的梦想是躺在绿茵茵的草地之上.望着湛蓝的天空.慢慢沉入梦境.
你曾和庭院中的式神提起.
赞扬你的梦想的式神占大多数.不.应该说...不赞同你想法的式神.只有一个.
妖狐.
“小生认为.美丽的东西应该永远保存起来才会使人心情愉悦.”
“您所喜爱着的春季.是无法保存下来的.”
“只要进行换季.那么春季所存在的一切便会改变.”
“您喜欢的是春季.可如果转变为夏季.春季柔和的阳光变的刺眼.天气变的燥热而并非舒适.”
“世界四季变换.您无法留下任何一个季节.”
“即使再美丽.也会被其他季节所替换.是无法作为标本保存下来的.”
“那么.请您告诉小生.”
“您为何要喜爱此种毫无定数的事物?”
你从妖狐的眼眸中所能读出来的不过是戏谑.别无其他.
想留住一切美丽的事物么...
(三)
命定之人.
妖狐总是这样称呼你的大部分女式神.
“别想打歪主意.妖狐.她们是我的式神.”每当妖狐顶着绝美皮囊对庭院中的女性式神露出完美笑容的时候.你总是淡淡地说道.
声音不算洪亮却刚好传入妖狐的耳中.
“是是.”
被打断的妖狐心情似乎并没有很糟糕.而是转过身前往你的身旁.
没等妖狐开口.你便先人一步.
“我没有兴趣当你的命定之人.请你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有这种时间倒不如研究你自己如何在下一场战斗中发挥的更加完美.”
虽说全程你没有看向妖狐的脸.可你也能猜到.此刻.他的脸上一定带着虚伪的笑容.
“不愧是阿妈.”
“窥见小生内心所想的能力.”
“阿妈可称第一.无人能比.”
和话语内容不符.你并不能从他的话中听出一丝一毫的赞赏.
反之.
夹杂着厌恶.
(四)
人生在世.图及时享乐.
而如何才能快乐.何为快乐.
对于你来说.快乐也许只是某一天的战斗全胜归来.或是庭院中的式神其乐融融.同心协力一派和谐的景象.
不过妖狐总能打断你的一切快乐.
刚刚还处于极乐的巅峰.下一秒便被打入窘迫的境地.
“人类.汝为何如此.”
平日沉默寡言的大天狗对于你的视而不见表示疑惑.在他的印象中.妖狐未来到你寮中之时.你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庭院中的任何一个式神做出出格之事都会出手阻止.
可妖狐则不然.
过度的纵容.导致妖狐愈加猖狂.
“不知道.”
你的声音淡淡的.读不出任何感情.只是手中整理符咒的手顿了顿.只是一瞬.便恢复正常.
大天狗捕捉到了你的不寻常.
“汝不会...”
“闭嘴.”
你有些急促地打断了大天狗的话语.你知道他要说什么.你不敢听到那两个字.
有些感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倒不如自欺欺人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的想法你不应加以揣测.”
离开大天狗的身边.你将自己关入房间之内.缓缓跪坐于地板之上.
(五)
今日的庭院过于清静.妖狐没有扰乱难得的安宁.
似乎平静的有些...诡异.
妖狐似乎是人间蒸发了.
“你们看到妖狐了么?”你来到庭院询问其他式神.式神们表示没有在意妖狐的行踪.
“许是去哪里寻找命定之人了罢.阿妈何必在意.到了晚上.他自然会归来.而且...他不在不是很好么?”
只有首无缓缓回应你.话语中显而易见的对妖狐的不满.
你已经习惯了.他们对妖狐的恨意.
———只是靠皮囊蛊惑无知少女的变态.
这种评价你早已习以为常.首无的话虽说没有明确表示.可是话语间隐藏的意义.你并非听不出来.
“他也是寮里的一员.”
“你们不应该因为他某些行为判定他.”
你还没有说完.大天狗开口打断了你.他的语气冰冷无比.
“汝在包庇他.”
被戳中了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可你却并不想逃避.你瞥向大天狗.对上他一双毫无感情的眸子.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说了.”
“我的事情.由不得你评头论足.”
似乎是感到你的怒意.庭院中的式神没有再多说什么.注视着你回到房间内.
“阿妈...喜欢妖狐么?”
山兔小心翼翼地提问.这个问题就像炸弹一般在式神中间传递.没有人回答.
“可悲.”
最终还是大天狗抖了抖翅膀踱步离开.其他式神也做鸟兽散.
问题的答案早已明了.
只是没有人愿意挑明而已.
BE
那一夜.妖狐没有归来.
你等了许久.直到困意彻底控制你的心神.身体一歪靠着房间大门沉睡.妖狐都没有回来.
似乎是在其他地方过夜了.
第二天你这样意识到.
刚刚醒来你便四处奔走寻觅妖狐的身影.庭院各处都没有.甚至连一根狐狸毛都没有.
“不必找了.那家伙定是留在哪个少女那里过夜了.”大天狗一如既往地冷嘲热讽.抱臂好笑地看着心急如焚的你.
难得没有理会大天狗.你的心思全部投入在寻找妖狐这件事上.汗珠从额头流下.大天狗挑了挑眉.毕竟是你的式神.不会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
“放心.他一定会回来的.等等就好了.”
听到大天狗的话.你停下了毫无作用的寻找.注视着他:“此话当真?”
“当真.”
离开大天狗.你没有回房间.而是坐在了樱花树下.等待妖狐归来.
“他许是留在哪个少女家中过夜了吧.”
“也许又碰到了新的命定之人.”
“妖狐的罗曼史可是十分丰富.”
... ...
各种猜测在你的脑中一一浮现.你的内心升腾出某种名为“嫉妒”的情感.
为什么妖狐会留在其他人那里过夜.
为什么妖狐对你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
为什么妖狐不能只对你一个人展露笑容.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你那么喜欢妖狐.
那么喜欢.
可以为他付出一切.
那么包容他.
那么爱他.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 ...
爱到...
想.杀.了.你.
如果你不爱我...
那么...
“阿妈您怎么坐在这里.”熟悉的声音.是妖狐回来了.面前的妖狐脸上满是笑容.似乎心情大好.
你抬起头.露出一个笑容.
你的外貌也可以算是个美女.尤其是你笑起来的样子.由于你很少露出笑容.所以你的笑容就像乌云过后的阳光.
很美.
“你回来了.”
妖狐眯起眼睛打量着你.似乎对你的不寻常有些讶异.但是你脸上的表情没有破绽.
像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的确如此.
你很开心.
他.终.于.回.来.了.
妖狐合上折扇轻敲你的额头.金色的眸子中多了一丝怀疑:“您今日为何如此开心?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你拨开他的折扇摆了摆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你回来了难道不是件开心的事?”
听到你的回应.妖狐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伸出手揉了揉你的头发.“阿妈这个样子.小生可是很难把持住自己的呢~”脸上完美的笑容撩拨着你的心神.
真的是很美.
太美了.
果然.
最喜欢你了.
似乎是你沉默的时间过长.妖狐伸出手在你眼前晃了晃.这才将你从思绪中拉回现实.
“啊抱歉.”
你扶着树干站起身来.
“今天晚上你来我的房间一趟.我有重要的事情交代给你.”
妖狐歪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不久便露出一个微笑:“美丽的少女主动邀约小生怎么忍心拒绝呢?”顿了顿.继续说道.“今天的阿妈.和平日相比起来.可爱了很多呢~”
没有回应妖狐.这种撩妹的套路.你早已习以为常.你耸了耸肩膀.离开了妖狐.
身后的妖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取而代之的则是严肃的神情.

今天的阿妈有哪里不对.

当妖狐夜晚来到你的房间之时.你已经坐在房间中央等待他许久.
妖狐粗略打量四周.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诡异感.
是什么呢.
你的声音打断了妖狐的思绪:“发什么呆.坐吧.”你向妖狐招手示意他可以坐在你的身旁与你一同饮茶.
妖狐缓缓来到你身旁.坐下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不寻常.
是束缚咒.
妖狐动了动臂膀.无法移动.不过他也并不慌乱.带着完美的笑容看向你.“阿妈您这是做什么.小生今日可是没有闯祸.”
你的脸上依旧带着柔和的笑意.不过给妖狐的感觉却是冰冷无比.伸出手捏了捏妖狐的脸颊.
“你爱我吗?”
听到你的疑问.妖狐似乎有些惊讶.语气中显而易见可以听出疑惑:“小生喜爱一切美丽的事物.您如此美丽.小生自然向往.”
感觉到脸颊上的手用了些力.有一些生疼.妖狐趔了咧嘴.你带着笑容勾勒着他的五官.
“当真一副蛊惑众生的皮囊.”
你的声音从原先的温和变为有一些愤怒.
“不过.”
“你的心.”
“实在是配不上这副皮囊.”
看着面前的阴阳师开始驱动法阵.妖狐表面波澜不惊.内心波涛汹涌.
“阿妈您这是要做什么?”
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瞥向一旁的妖狐.你笑了笑:“你爱我么?”
对于你的问题.妖狐只是重复着与之前同样的答案.
小生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
得不到满意的答案.
这个答案不正确.
不对.
你只能喜欢我.
你不能.
你不能辜负我.
绝.对.不.可.以.
如果你不能只喜欢我一个人.
那么...
身体被硬生生地扯进法阵当中.妖狐惊叹你瘦弱的身体中竟然隐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身在法阵之中.妖狐这才意识到你做了什么.
这是与召唤阵截然相反的.
返魂阵.
“您这是...”妖狐的脸上少见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没有预料到你会这么做.在他的印象中.你是一个永远都向着他的人.
无论他做了多过分的事情.
你拍了拍手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妖狐.从你的眼睛中已经看不出任何情绪.很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决定权在你的手中.捏在指间的符咒一旦启动法阵.妖狐便会被返魂.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爱我么?”你的声音带上了微微颤抖.你只想听到那个答案.
看着妖狐疑惑的神情.你摇了摇头.用符咒启动了法阵.
还能听到妖狐挣扎着要说什么.
不过慢慢走远的你即使他再说什么.
听不见了.



TBC








曾经很喜欢崽.可是崽总是四处留情.所以...
阿妈对你很失望.崽.
再见.









2017.2.21.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