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Leiter

这世上的事并非皆能如你所愿.

哲学组.....

《石碑》



1.
宇智波鼬记得那里是有这样一块石碑的.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墓碑.只是由人为搬动一块形似墓碑的石头插在土中.远远的看来.的确很像一块石碑.

石碑的表面并非平滑.挑剔的来说可以称为有些凹凸不平.经历风吹雨打和太阳的暴晒.石碑某些部分已经出现了裂痕.

虽说石碑已经十分破旧.不过石碑前的鲜花倒是每日都有人更换.而枯萎的花朵也会被人清理掉.连一片花瓣都不会残留.可以看出打扫石碑者是个非常细心的人.

宇智波鼬的确是个细心的人.

2.
宇智波鼬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换掉枯萎的花朵.骨节分明的手指捻起花瓣和花茎.连残留的花粉也被一齐抹去.然后换上仍带有露水的鲜花.清新的香气传入宇智波鼬的鼻腔.让他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

宇智波鼬话很少.更多的时候他只是端坐在石碑前.只字不语.有些时候他也会说些当天的见闻.只不过少之又少.

今天大概就是为数不多的那些日子之一.宇智波鼬缓缓坐在草地上.黑色的发丝随着风的吹拂挡住了视线.宇智波鼬伸出手将碎发别在耳后.叹了口气.

“止水.我来看你了.”

3.
问候过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宇智波鼬一时词穷.有太多的话想要表达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沉默.

过了许久.宇智波鼬才开口.也许是太久没有说话的缘故.他的声音听来有些沙哑.“从今天开始.我也许不能每天都来看你了.”

无人回应.宇智波鼬低下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面部.他的表情被掩埋在漆黑的长发中.宇智波鼬是隐忍的.

“接下来的路会很艰难.很抱歉.止水.我可能要辜负你的期望了.”

宇智波鼬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残留的草叶和尘土.伸出手覆上那块石碑.微弱的痛感刺激着宇智波鼬的神经.

“虽然如此.这件事我也一定要去做.”

4.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宇智波鼬缩回了放在石碑上的手.恭恭敬敬地对着石碑聚了一躬.再次起身时.原先漆黑的眸子化作猩红的写轮眼.勾玉缓缓转动.宇智波鼬面无表情.

“原谅我.止水.”

宇智波鼬留下最后一句话转身迈开脚步准备离开.而作为忍者敏锐的直觉让他察觉到背后有人.宇智波鼬迅速转过身.苦无紧握手中蓄势待发.

让宇智波鼬感到诧异的是.他身后空无一人.只有自己立下的那块石碑.不过那石碑上倒是多了一只羽毛漆黑发亮的乌鸦.

那是宇智波止水的乌鸦.

5.
那只乌鸦拍打着翅膀.歪着小脑袋看着宇智波鼬.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乌鸦出现在宇智波鼬面前.

宇智波鼬伸出手.停在石碑上的那只乌鸦扑棱着翅膀飞到了他的手上.其余乌鸦则环绕着宇智波鼬飞翔.一圈又一圈.时不时有柔软的黑色羽毛飘落下来.落在地上.落在石碑上.落在宇智波鼬的身上.

宇智波鼬低下头看向地上稀稀落落的鸦羽.陷入了沉思.直到停在他手上的乌鸦轻轻啄了自己的手背才回过神来.

宇智波鼬伸出另一只手顺了顺乌鸦的羽毛.那只乌鸦撇了撇头.似乎是要让他看向鸟群的方向.

只是看了一眼.宇智波鼬便僵在了那里.

6.
漆黑的乌鸦群中缓缓走出了一个人.那个人宇智波鼬当然是熟悉无比的.那副模样宇智波鼬这一生都无法忘却.是宇智波止水.

“小鼬.”爽朗的声音.温暖的笑容.向自己伸出的双臂.熟悉的一切无一不指向这个人真真切切是宇智波止水.

宇智波止水如同多年前那个黄昏.温柔地向宇智波鼬伸出了手.让宇智波鼬感觉仿佛拉住了他的手便可以走出黑暗.

宇智波止水如同宇智波鼬的光.

7.
宇智波鼬想象过无数次再一次见到宇智波止水自己究竟要怎样做.而当他真正见到宇智波止水的时候却是不知道该怎样做了.

宇智波鼬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想要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宇智波止水看到他这副样子笑了出来.

“真是的.小鼬.许久未见你怎么更加迟钝了.这让我怎么放心嘛.”

宇智波止水上前几步安慰似的拍了拍宇智波鼬的发顶.随后便伸出双手捏住了宇智波鼬的脸.挑了挑眉带着淡淡怒意的语气.

“小鼬.你又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宇智波止水覆上宇智波鼬的眼睛.“写轮眼使用过度的后果你无法承担.”

8.
宇智波鼬伸出手拍开了宇智波止水蹂躏自己脸颊的双手.他总算有了一些明显的表情.宇智波鼬有些抱歉地笑着.不过很快便收起了笑容.

“止水...我...”

还没有说出主要内容.宇智波止水便竖起手指挡住了宇智波鼬的嘴唇.他带着温暖的笑容看着宇智波鼬.

“我都知道的.小鼬.没关系的.”

“无论你选择怎样的道路.我都相信你.”

“相信你可以拯救这个村子.”

“我坚信着你可以成功.我的挚友.”

9.
宇智波止水在说完这几句话之后伸出手将宇智波鼬轻轻抱进臂膀间.轻轻拍了拍宇智波鼬的后背作为鼓励又或是安慰.

宇智波止水的身体是冰冷的.没有温度.这才让宇智波鼬重新确认站在面前的挚友也许只是他留在饲养的乌鸦上的幻术或是自己的幻觉.

宇智波止水早就死了.

宇智波鼬听到宇智波止水的声音传入耳中.“小鼬.很抱歉.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宇智波鼬抬起头的时候宇智波止水已经回到了那片乌鸦中间.脸上的笑容依旧温暖.漆黑的乌鸦嘶鸣着将主人围在中间.宇智波鼬只能听到挚友的声音.

“小鼬.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

宇智波止水消失了.

10.
宇智波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只是靠着一棵树睡着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仅仅是一场梦境.无论是自己打扫石碑还是宇智波止水的出现.不过是自己执念导致的梦境.身旁的鬼鲛见到搭档的样子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也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宇智波鼬想了想.看向树荫遮蔽着的天空.有几只孤鸟掠过.

“鬼鲛.我想自己去一个地方.”






end

























评论(6)

热度(26)